我的网站

0165 姓氏略考-昝姓-姓氏渊源

2022-01-13 18:18分类:资金到户 阅读:

0165 昝[朁、昝,读音作qián(ㄑㄧㄢˊ),亦可读作zǎn(ㄗㄢˇ),不及读作cǎn(ㄘㄢˇ)]←关联的满文、蒙文再现不出来者,请安设《圆点满文印刷体字库》、《蒙文标准字库》。

一.姓氏用字:

二.姓氏渊源:

第一个渊源:源于子姓,出自商王朝初期土正朁单,属于以先祖名字为氏。

朁氏,是一个格外陈腐的姓氏,出自商汤时期五卿之一的朁单,时任职掌水土之职的土正。

巨贾王朝以五动命官。在西周时期改称冬官正,就是后世所称的大司空,掌管冬官府司,成为周王朝的六卿之一、先秦时期的三公之一。

“朁”字,在旷古时期是“出人不料、格外、竟、乃”的风趣,亦写作“曶”,外示为太阳蓦然破云展示,义通“旸”,是夸赞某人做某事常常常出人预想,精彩之极。在秦起皇同一汉字时期,被宰相李斯规范为“朁”字,后在西汉时期有笔误者,写作“昝”,通盘是“朁”的假俗字。

在朁单的后裔子孙中,有以先祖名字为姓氏者,称朁氏,是格外陈腐的姓氏之一,后笔误为昝氏,以讹为正,世代相传至今,正确读音仍作qián(ㄑㄧㄢˊ),不及读作zǎn(ㄗㄢˇ)或cǎn(ㄘㄢˇ)。

本书按:

平素以来皆有学者称:“昝氏是由商汤时期医生咎单之后的咎氏变动来的,由于咎字后来被专用来指不幸、灾祸(如咎由自取),因此人们认为姓咎不吉利,于是在咎字的‘口’中加一横,便成了昝氏。”

这栽诠释是格外过失的!

巨贾文字中,不论现存的甲骨文、仍然金文中,“咎”之一字原义皆是指负荷着大石块之人,意指罪过或惩处,是受古刑法身绑石块的一栽犯人。明明,别国哪位君王会用别名犯人来执掌自身王朝的国土资源。

在典籍《说文解字》的注脚中,徐鉉早已清晰注指:“朁,今俗有昝字,盖朁之讹”,在《集韻》中也早已经诠释过:“昝,古作朁”。很明明,昝氏即朁氏之讹。

不知为何,至今人们还要作古抱着“音实咎之咎,故增一画为昝氏,是由咎姓变动而来”如此的条理不清不放,抱来了也没什么利益啊?而且,明明违背前人的命氏规则!

第二个渊源:源于姬姓,出自春秋时期晋国医生舅犯,属于以封邑名称为氏。

春秋时期,晋国有个医生叫舅犯,是一个有谋略之臣,阴谋多端,又爽脆不奸。

周襄王十八年(公元前634年),楚成王芈頵(熊恽)攻击宋国,爆发了“围缗之战”,并包围宋国甚久。宋成公子王臣向晋国求援。

晋文公姬重耳考虑再三,为了创立自身的霸主地位,准备与楚国交战,于是召来医生舅犯询查方略。

晋文公说:“俺们将与楚人作战,敌多俺寡,这将如何呢?”

舅犯回应:“俺听说,繁礼于正人,不厌其忠信;而战阵之间,不厌其诈假。您只要多多采用诈敌之策就动了。”

晋文公离别舅犯后,又召来医生雍季,阐述了舅犯之计,而后细密问之。

雍季回应:“焚林而田,偷取多兽,后必无兽;以诈遇民,偷取权且,后必无复。”

晋文公曰:“益,俺懂得该怎么办了!”

周襄王二十年(晋文公二十年,公元前632年)初,晋文公率大军由棘津渡河(今河南滑县),攻击仰赖楚的曹、卫两国,企图诱楚国来援以解宋国之围。阴历1月,晋军攻占了卫国的五鹿(今河南清丰),阴历2月进军至敛盂(今河南濮阳)与齐昭公姜潘会盟,卫国人感到恐慌,于是都城楚丘(今河南滑县)的卫国人逐其君归降于晋国。阴历3月,晋军继续攻占曹国都城陶丘(今山东定陶)。但楚军不受调动,逆而加紧围攻宋国都城商丘。

宋成公再一次向晋文公告急,晋文公用先轸的提出,使用秦、齐两国“喜贿怒顽”的情绪,使用酬酢谋略制造了一系列秦、齐两国与楚国的矛盾。晋文公一边让宋成公重金贿秦、齐两国,请两国出面求楚国退兵,一边分割曹、卫两国之地给予宋国,坚定其抗楚的信奉。

商丘城两年都未能攻下,而曹、卫之地又被晋文公当作礼物送于宋国,楚成王以是怒不及扼,更加拒绝退兵。如此一来,楚成王便大大得罪了秦、齐两国,秦、齐两国遂共同兴兵助晋国,形成了三强联络对楚国的战略格局。

楚成王见形象急转晦气,惟恐秦穆公嬴任益乘机攻其后方,只益退兵至申邑(今河南荥阳),并下令围攻商丘和缗邑以及霸占谷邑的楚军撤回。但围攻商丘的楚军主将子玉狂妄自豪,坚持请求与晋军决战,楚成王信奉振动,便答应了子玉的提出,但又不肯竭力决战,仅派王室亲兵六百人增援子玉。

子玉见君王给的兵卒甚少,无奈下派人与晋文公交涉:“如晋国答应曹、卫两国复国,俺们即解宋国之围。”

晋文公认为现在形象与晋国有利,因此希看决战,但又恐怕倘若不允子玉的条件,将会遭道宋、曹、卫三国的怨视。于是一边黑中首肯曹、卫两国复国,条件是与楚国绝交,一边扣留楚军的使者以激怒子玉。子玉天然中计,怒而求战,率楚军进逼陶丘。

晋文公为疲敝楚军,诱使子玉轻敌深入,以便在预定战场与楚军决战。晋文公指挥军队延续退避三弃(一弃为三十里),平素撤至城濮与秦、齐两国联军会相符。子玉则认定晋文公不敢与自身正面对阵,兴会淋漓地紧追不弃。

到了阴历4月1日,子玉率楚军进至城濮,4月2日,两边对阵。晋军在秦、齐军附和下配置为上、中、下三军;楚军以陈、蔡两国联军为右军,申、歇两国联军为左军,主力精锐为中军。晋军统帅先轸下令起首击溃较弱的楚军的右军;并让晋军之上军佯退,于阵后拖柴扬尘,制造后军已退的假象,以诱楚军的左军进击,使其袒露侧翼,尔后回军与中军执动相符击,又将楚军的左军击溃。子玉及时收住兵力,方免于中军败溃。此时晋军与秦、齐两国联军乘胜逼近,楚军大败而退至连谷(今河南西华)。

楚成王得制大败,大怒,欲诛子玉,子玉恐而自戕。

城濮之战,晋文公在决战前充实使用酬酢谋略,由实力制胜转为谋略制胜;在决战中,晋军采取先弱后强、各个击破、示利诱敌等狡猾战术,结尾击败宏大的楚军,大获全胜。

城濮之战后论功动赏,晋文公先重重赏赐了雍季,而后才奖励舅犯。属下属下群臣都不理解,纷纷说道:“城濮之事,俺们都是用舅犯的谋略,君王怎么能先用其言,而后赏其身呢?”

晋文公关照群臣:“此非君所知也。舅犯的谋略固然格外有效,但只是权且权宜之计;而雍季的策略,才是真实的万世之利。”

孔子听到了晋文公的话后支持:“文公之霸也宜哉!既知权且之权,又知万世之利。”

尽管如此,晋文公在实质深处仍然万分感激舅犯的,遂将昝邑(今河南唐河昝岗)封赏给了舅犯。

在舅犯后裔子孙中,有遂以先祖封邑名称为姓氏者,称昝氏,世代相传至今,读音作zǎn(ㄗㄢˇ)。

第三个渊源:源于地名,出自战国时期越国于朁,属于以居邑名称为氏。

于朁,古越国地名,东汉朝时期改称于潜县,就是今浙江省的杭州市临安区于潜镇一带。

在战国时期的周显王姬扁十四年(楚宣王熊良夫十二年,越王无余之二十年,公元前355年),楚宣王灭越国,于朁成为楚国的县邑。于朁的住民中有以故名为姓氏者,称于朁氏,后省文简化为单姓朁氏,形成朁氏一族。

越国收缩后,居于于朁的越国住民有以居邑名称为姓氏者,称于朁氏,后省文简化为单姓朁氏、于氏。

楚灭越后再传七世至闽君姒摇,汉高祖刘邦复立越国,设立于朁县。到了西汉武帝刘彻元封二年(公元109年),因于朁县在杭州湾地区,人们便将“朁”加上了“氵”偏旁,改为于潜县。

其时,朁氏族人在不规化的汉字时代,多有笔误为昝氏,以阿为正,世代相传至今,正确读音仍作qián(ㄑㄧㄢˊ),不及读作zǎn(ㄗㄢˇ)或cǎn(ㄘㄢˇ)。

第四个渊源:源于蜀族,出自春秋时期蜀中有昝部落,属于以部落名称为氏。

蜀国昝氏部落,传说是四川土著的陈腐姓氏,其源待考,首要分布在蜀中地区

蜀中昝部落在春秋末期至战国初期晋、楚、越文化进入蜀中,昝部落慢慢融相符于它姓,只有迁离蜀中的昝部落族人以部落名为姓氏,称昝氏,世代相传至今,读音作zǎn(ㄗㄢˇ),但人口格外罕见。

第五个渊源:源于鲜卑族,出自南北朝时期鲜卑拓拔部,属于汉化改姓为氏。

南北朝时期,北魏王朝鲜卑族中有叱卢氏、昝卢氏部落。

在北魏孝文帝拓拔宏(元宏)于太和十七~二十年间(公元493~496年)迁都洛阳后,大力推动汉化改革政策时期,叱卢氏、昝卢氏多改汉姓为昝氏,后融入汉族,世代相传至今,读音作zǎn(ㄗㄢˇ)。

第六个渊源:源于西羌族,出自唐朝时期甘州羌族土司,属于汉化改姓为氏。

羌族昝氏,是在唐朝时期形成的汉姓,其中即有有名的大酋长昝插、昝君谟,在武则天执政时期“率羌、蛮八千自来,即其部置叶州,用昝插为刺史,刻石大度山以纪功。”

叶州,即今河南叶县,昝插后裔多在吐蕃王朝后期慢慢演化为白马羌,末了被世人称为藏族。

在清朝时期,今甘肃省的甘南州临潭县的藏族土司即为昝氏,实际上是属于白马羌的一支,至民国初期,其世家仍为“昝土司”,今为藏族昝氏,其族人在今青海省的笑都县亦有分布,正确读音作zǎn(ㄗㄢˇ)。

得姓起祖:朁单(昝单)、舅犯。

三.各支起祖:

质料有待添加。

郑重声明: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作为参考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!

上一篇:千灯【奥园·誉景澜庭】昆山南部新城旺盛地带,地铁对接上海,均价1.55W/㎡精装,首付40万首,大专本科学历不限购!

下一篇:航拍江西樟太篁公路,如畲人头巾与衣装上镶嵌的花边点缀畲乡

相关推荐

返回顶部